大潮过后 一地鸡毛:谁才是这一波原纸涨价潮的

时间 :2019-09-05点击 :栏目 :行业知识
憋了大半年的造纸厂们拿出了最凶的气势,却涨了史上最小幅度的价。然而谁能想到,一番涨价下来,吃亏的竟然是纸板厂?
  8月13日,白山琦祥纸业打响纸厂涨价第一枪,原纸涨价潮全面泛起,从华南到华东,在9月1日玖龙跟进后达到高潮。截至9月3日,陆陆续续的原纸涨价通知已经超过140张。
  这一波涨价周期长,范围广,“涨价潮”名副其实。然而仔细分析,8、9月份的涨价潮变化之诡异,也堪称历年之最:憋了大半年的造纸厂们拿出了最凶的气势,却涨了史上最小幅度的价。而随着大家的情绪冷却,对涨价的质疑声音也开始传了出来。还有一个疑问则是,到底是谁在为涨价潮买单?
  我们不妨从产业链各环节自上而下分析。
  首先是造纸厂。这场涨价潮并不是由下游需求大规模放量引起,更多的是在往年金九银十需求的“惯性”作用;直接因素还有大批造纸厂库存不足,以及某龙爆仓传闻等。
  再补充一个对纸价将要上涨300-400元/吨消息的说明,这是一个无法证实的消息。它的来源仅仅是一个不知来源的消息渠道流传的9月将要大规模停机消息的腿推断,说人话,不知道谁说要停机了,所以纸价要上涨300-400元/吨啦云云。
  结论很明显,在旺季惯性和小道传言的作用下,造纸厂“空手套白狼”的制造出了一个涨价需求。本来只是个别纸厂的决死反抗,在巧合之中却变成了小厂领头涨大厂跟进。毫无疑问,在这一波涨价中,大量的中小造纸厂是最大受益方。
  然而对小纸厂来说,这只能算阶段性小胜利。由于终端需求没有放量,纸板厂的采购情绪只是在补库存的空窗期被带动。许多厂是涨价函照发,原价单照接,在实际采购中有留了许多操作空间。
  另一个佐证是,在统计局公布的《2019年8月下旬流通领域重要生产资料市场价格变动情况》中我们可以看到,在整个8月下旬涨价潮全面泛起的时候,统计局口径的瓦楞原纸价格只涨了4.1元!“吹了50块的牛,却只付了4块1毛钱”的荒谬感。
  真正吃亏的只有二级纸板厂,也就是为涨价潮买单的人。基于"控库存,快周转"需求,在8月初时候许多二级厂的原纸库存被压缩到了6-8天甚至更短。在原纸供需紧张的时刻,大量纸板厂贸进,抢购了一批高价纸。
  这种情况在小纸板厂更为明显,正如前文提到,许多造纸厂给大订单客户仍然原价出手原纸。如果说买了高价纸的话,对纸板厂可能只是吃小亏,真正要命的是后面的纸板涨价函。
  因为错估形势,以及原纸短期内不足造成的断门幅危机,一些原料不足的二级厂陆续发布涨价函,五层纸板的报价普遍上涨0.05元/平方。
  从8月下旬开始,越来越多的纸箱厂发出对纸板涨价的担忧。而在8、9月这一波涨价潮的落实后,这种担忧达到了顶峰。纸板厂的涨价函在短期内却是吸引了纸箱厂手中的急单,而根据三级厂联盟监控的纸板销售平台数据,在8月月28日-31日数天内,浙江、苏州、广东等地的纸板销量也罕见出现了一波大的销售行情。
  然而恐慌过后,纸箱厂很快冷静下来,很快将订单转到其他供应商处。琦祥纸业站在了涨价风口,这股风既没有让它吹到天上,也没有跌落尘埃。倒霉的是错判形势的纸板厂,涨价之后一地鸡毛,订单更是暴减。
  目前来看,二级纸板厂行业在出现明显的整合趋势,头部二级纸板厂拥有较强的资金,设备优势,掌握了头部客户份额,有能力赋能深度合作的三级纸箱厂,多数三级厂更愿意和头部二级厂合作。因此今年已经出现了头部二级厂量增,尾部二级厂量减的趋势。
  反映到这一波涨价潮中,头部二级厂毫发无伤,尾部二级厂一方面却忍受着高价原纸,一方面承受了客户流失,毫无疑问成了涨价潮中最大的输家。
 

我们致力于打造一个优秀的印后产品服务平台 INGYE兴业致力于胶装机,切纸机,晒图机,蓝图纸,硫酸纸,工程纸,晒图纸等印后设备及耗材行业。 通过完整的印后产品链 INGYE兴业为更好的服务供应商努力

访问官网联系方式